相关文章

浦东交警捣毁两处克隆车窝点 如何辨别有窍门

图说:一辆克隆车后备箱里藏有假出租牌照和顶灯。新民晚报 张龙 摄

  【新民晚报·新民网】克隆出租车上路行驶,不仅扰乱运营秩序,更因为其无视交通法规,在遭到检查或发生车祸时,行驶更加肆无忌惮,曾多次发生肇事逃逸甚至拖带执法交警事件,严重危害道路安全,因此,始终是交警执法中的打击重点。浦东警方利用大数据平台的“独家秘笈”时空比对数据监控手段严厉打击克隆出租车非法运营等突出违法行为。今天(17日)上午,新民晚报记者随警方到四村九处查扣克隆出租车。

  上午,2辆警车闪着警笛快速接近浦东新区曹路镇新星村,坐在车上随同采访的记者看了看手表:8时50分,暗暗镇定了一下激动的心情,拿出采访本和钢笔,随时准备记录下抓捕现场的精彩场景。“会不会抓不到?”面对记者的提问,浦东交警支队事故审理科科长沈明自信地反问了一句:“抓不到?战斗开始前,我从来不想这个问题!”127分钟后,“养”了近一个月的曹路镇、合庆镇4个村的“鱼塘”里,收网同时结束,浦东交警出动15名警力、7台警车,并有协警等20余人配合,共计查扣克隆出租车13辆。

  调查

  寄生城郊结合部

  城郊结合部是克隆出租车最喜欢寄生的地方,在这里找个僻静地方停车不容易被发现,做生意也比较容易,相反,在市区兜兜转转风险太大,在农村地区又没生意。所以,今年全市已经查获的100余辆克隆出租车基本都集中在城郊结合部活动。在这些地区中,地域广阔的浦东又是重灾区,仅浦东交警支队今年初至今打掉的克隆出租车就有60余辆,而在去年全年,更是打掉100余辆,数量双双位居全市第一。

  曹路镇新星村、永乐村、建新村和合庆镇共一村等村落就是典型的容易受到克隆出租车司机青睐的地区:地理位置偏远,位于外环线和郊环线之间,村里本地人大多数是老人和儿童,大量空余私房出租给外地来沪人员,这既给他们租赁价格较低的民房居住提供了便利,被举报的风险又比较小;同时,这里还有不小的市场潜力,附近有地铁站和几所大学,去机场接客人也很方便。所以,当浦东交警事故审理科的民警根据线索跟踪几辆克隆出租车到这里时,又发现了鱼塘里还有更多的大鱼,克隆出租车总数达到近20辆。

  侦察员们乔装进村,伏击守候。因为一路上十分小心,这几张陌生面孔的出现,并未引起犯罪嫌疑人的警觉,他们照旧每天在村里进进出出,一会儿有的开出去做生意了,一会儿有的开回来休息了,一会儿三五成群聚集在一起捣发票等克隆行骗的工具。

  收网

  四村九处隐身地

  今天行动的线索最早来自于市民反映乘坐出租车时交通卡被掉包的举报。民警通过大数据平台,在茫茫车海中锁定可疑车辆的行踪,在电脑第一波粗筛的基础上,再辅以民警的人工识别,让克隆出租车无处可逃。

  上午9时05分,交警在曹路镇新星村星火桥边发现一辆被车罩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车辆,掀开罩子,一辆大红色的“法兰红”出租车露出来,车身上本应张贴的公司名称、服务电话等都被摘除。车牌号为沪FN6572的这辆车,车内防护板上张贴乘客须知中写着的出租车公司名称却是衡山。车前挡风玻璃上张贴的交强险、环保标志、年检标志等都是伪造的。计价器和营运证被藏在储物盒里,雪白的营运证簇新得不正常,交警告诉记者:“34号码开头的营运证应该是几年前发放的,天天插在车前挡玻璃下的仪表台上,早应该晒黄了。”

  9时30分,在合庆镇共一村顾家宅53号门前,一辆拆掉顶灯、号牌、计价器和服务卡的“大众”出租车落网,后保险杠上配涂的公司内部编码为N-1,与大众公司常用的编码方式不吻合。藏在后备箱里的号牌是沪FU3069,与车架号不吻合。民警介绍说,克隆车的司机大多白天休息,晚上活动,离开时一般都会取下顶灯、号牌和计价器,避免被眼尖的群众举报。

  10时07分,民警又折返回曹路镇,在永乐村里陆续发现5辆克隆出租车。记者看到,两辆从小路开进村落深处停在民宅前的两辆深红色车辆中,一辆车况比较整洁的车辆粗看有点唬人,但细看之下还是现了形:其顶灯为松江的方信公司,车内防护板上张贴乘客须知中的公司名称却是日升;藏在后背箱里的号牌沪FW0041材质较软,字符凹凸不明显,号牌四周棱角不分明;伪造的环保标志、交强险标志等张贴位置较低,已经遮住了副驾驶座位前挡风玻璃一半的高度,影响视线。

  截至上午10时55分行动结束,浦东交警共在曹路、合庆两镇四村查获克隆出租车13辆,案件在进一步调查处理中。

  反思

  杜绝关键在源头

  近几年来,全市每年都要打掉几百辆克隆出租车,为何这个毒瘤还是割不完?沈明指出,打击整治上路行驶的克隆车只是治标,治本的关键在于抓源头。

  克隆出租车都是由下线淘汰的出租车改装还魂而来,有的大公司一年要下线几千辆出租车,其中有些就从二手车市场流入了克隆车黑市。一两万至两三万元不等价格买来的下线出租车,根据媒体记者此前的暗访,只要30分钟就能完成乔装打扮,成为一辆克隆出租车。而且,随着打击力度加大,克隆出租车的克隆手段也不断升级换代,例如更换旧车型汽车内的方向盘等配件,使其外观接近新车型的出租车,模仿得越来越逼真。

  由于地下生产线的存在,克隆出租车的“化妆品”中,不仅那些技术含量较低的顶灯、出租车公司标识等十分容易弄到,就连本不应该出现在黑市中的计价器和发票竟然都在黑市内公开叫卖。浦东交警此前在侦办一起克隆出租车司机撞死人逃逸的交通肇事案件时,就查到计价器竟然来自正规的计价器生产维修企业——两名外地来沪的维修工利用企业管理漏洞,将计价器偷出来,并且伪造了车牌号,使计价器能够打印出与克隆车号牌相符的发票。再加上真发票通过被洗车工、维修工等偷窃等各种途径流入市场,几十元一卷的价格就能买到,所以,克隆出租车越来越具有欺骗性,买克隆出租车从事黑车营运的司机也越来越多,浦东交警曾查获一名山东籍车主的名下挂着数十辆下线的出租车,就是别人给他好处费,用其名义购买后改成克隆出租车营运。因此,“出租车公司既是克隆出租车的受害人,也对其大量出现负有内部管理不力的责任”,沈明一针见血地指出症结,“要想杜绝克隆出租车,除了交警等部门加大执法力度,更需要出租车公司从源头上加强管理,防止下线车、计价器和发票等流入黑市。”

图说:一辆克隆出租车用车套将车身盖住。新民晚报 张龙 摄

  相关链接>>>

  大数据助警方精准打击克隆出租车

  一辆沪FW号牌的蓝色海博出租车,在相隔不到4分钟的时间里,分别出现在浦东川杨河上南路桥北侧和龙东大道川沙路北两个路口。短时间飞跃近20公里的距离,意味着这辆“神奇”的出租车时速要超过400公里。一部桑塔纳为何能开出超越方程式赛车的速度?交通大整治开展以来,浦东交警会同属地派出所、交通运政部门等部门,紧密合作,充分利用大数据平台的“独家秘技”——时空比对数据监控手段,严厉打击克隆出租车非法营运等突出违法行为,累积查获各类假牌、套牌克隆车辆101辆。上文提到的“神奇出租车”其实就是两辆套了同一套假号牌的克隆出租车。

  浦东交警通过前期累积线索分析发现,每天上午6时至7时许,浦东某处附近总会聚集多辆克隆出租车候客。交警五大队、花木派出所及交通运政部门迅速成立联合执法小组,细化分工联合整治工作。

  在整治中,大数据平台给了交警一件利器——时空比对数据监控平台可以比对碰撞高清卡口拍摄的照片信息,设定模糊参数,一旦发现存在逻辑矛盾的照片就会报警。民警对信息识别判断,结合先期相关线索,查找涉嫌伪造、变造机动车号牌的交通违法行为。

  4月29日上午6时许,花木派出所的大数据平台报警:发现疑似套牌、克隆车辆。随之跳出的正是这样两张高清视频监控图:同样的FW号牌、同样的车身、同样的顶灯、不同的位置——两张图片分别拍摄于6时41分20秒和6时45分53秒,却相隔了20多公里!显然不合常理!联合执法小组立刻启动疑似套牌、克隆车追查机制,实地对涉嫌克隆的套牌出租车突击整治,当场查获2辆套牌出租车。目前,此案移送交通运政部门作进一步处理。

  另据了解,浦东交警今年已查获60余辆克隆出租车,其中,大数据平台发挥了显著作用。浦东警方将继续加大对克隆出租车的联合整治力度,减少其对市民生命财产安全带来的威胁,同时呼吁广大市民提高警惕,不乘坐黑车和克隆车。

  相关链接>>>

  如何辨别克隆出租车

  在今天上午的抓捕现场,浦东交警支队事故审理科民警、“浦东交警岗位警种标兵”施向阳告诉记者几个辨别克隆出租车的窍门:

  1. 品牌公司的出租车都会定期更换座椅套和消毒,克隆出租车做不到,所以,乘客坐进去之后就会感觉到内部整洁度较差;

  2. 品牌公司出租车禁止在前车窗上悬挂饰物,而克隆出租车司机普遍会悬挂一些红绳等辟邪饰物;

  3. 克隆出租车不能使用交通卡,顶部的“电调”灯也不会亮;

  4. 克隆出租车保险杠上喷涂的公司编号一般不清晰或歪歪扭扭;

  5. 不同公司出租车的号牌号段不同,号牌号段与公司名称不符的车辆也很可疑。

  6. 克隆出租车司机通常不在车头摆放服务资格证或将资格证反插,遇到执法人员检查时往往故意加速驶离或者绕行避开。

  7. 克隆出租车的营运证、防护板上张贴乘客须知等各处显示的公司名称、车牌号码等往往不吻合。

  市民如发现疑似克隆出租车,可以拨打110报警,或向路政部门举报。(新民晚报记者 孙云)